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作者:綰心 作品:清妾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yqfrni.live
  說著話,她就已經走進了內室的妝臺旁邊,從妝匣下層小心地拿出一對珊瑚耳墜。

  紅珊瑚雕琢福祿二字的球形耳墜,很是精致,卻并不值得烏拉那拉氏如此小心翼翼地對待。

  烏拉那拉氏小心翼翼地捏著耳墜子金托耳鉤的位置,用娟帕裹好,交給了肖嬤嬤。

  待肖嬤嬤將耳墜子接過去,她這才接茬道:“這是我送給瞿婆婆的一份心意,你一定要親眼瞧著她戴上。”

  “主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嬤嬤看出了些不對勁的地方,滿臉擔憂的問道。

  “齊鐵山那小子跑了。”烏拉那拉氏苦著臉答道。

  在肖嬤嬤這些從小看著瑞溪長大的老人兒面前,她還需要維持著烏拉那拉瑞溪原本的溫婉性格,不然難免會讓人疑心她性格突然大變的原因。

  果然,烏拉那拉氏如此一說,肖嬤嬤也就能夠理解烏拉那拉氏如此吩咐的原因了。

  肖嬤嬤也不再多問,趕忙回到自個兒屋里換上一身不太起眼的暗褐色短褂長裙,同時將發髻妝容都改成了尋常殷實人家婦人的模樣,總之可以說是改頭換面,換個不是特別熟悉肖嬤嬤的人,絕對認不出她來。

  她又對著銅鏡,仔仔細細地檢查一番,這才從角門出了四爺府,在前門外叫上了一輛同樣不起眼的騾車,奔著瞿婆婆在南城的居所趕去。

  而烏拉那拉氏則收拾收拾就去正院見爾芙去了。

  正院里,爾芙正悠閑自得地陪著小米團在庭院里散步玩耍。

  她聽說烏拉那拉氏過來請安,忙讓馮嬤嬤將小米團抱回到廂房里去,領著詩蘭等人來到了前面穿堂,本來她是不打算見烏拉那拉氏的,但是想到自個兒今個兒將烏拉那拉氏丟在街上的事兒,她就不好意思不見了。

  除此之外,她也有好奇心,好奇烏拉那拉氏今個兒去博爾康大人府上赴宴的情況。

  爾芙才走進穿堂,還沒來得及整理下身上微皺的旗裝,烏拉那拉氏就跟在引路宮婢的身后進來了。

  烏拉那拉氏笑臉吟吟地請安道:“妾身見過福晉,福晉姐姐吉祥。”

  爾芙聞言,抬手指著下首擺著的官帽椅,柔聲說道:“妹妹,坐下說話吧。”

  說完,她又吩咐宮婢將早就準備好的茶果點心擺滿了角幾,擺出了一副要和烏拉那拉氏長談一番的模樣,同時自個兒也邁步奔著烏拉那拉氏的方向走來,很是熱絡都拉起了烏拉那拉氏端放在身前的小手,手拉手,好朋友似的走到旁邊的官帽椅前,招呼著烏拉那拉氏同坐。

  烏拉那拉氏頗為意外爾芙的熱情,面上卻不露分毫,笑吟吟地道謝落座,順手接過宮婢手里拎著的點心匣子,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爾芙的跟前兒。

  “妹妹怎么這會兒過來了!”爾芙隨手接過,笑著問道。

  “妾身也不想這么晚過來打擾姐姐,只是妾身今個兒這不是去博爾康大人府上赴宴么,博爾康大人的福晉納喇氏最擅長烹飪之道,尤其是她制作的小點心,那更是京里數一數二的味道好,她知道福晉姐姐有事未能過去赴宴,特地為您準備了一份拿手小吃,讓妾身帶回來給福晉您嘗嘗。”烏拉那拉氏說著話,指了指她剛剛遞給爾芙的那個不算太精致的點心匣子,稍顯靦腆的笑了笑。

  納喇氏的廚藝如何,爾芙不想妄自評判,但是納喇氏的情商,看起來很感人。

  這還真不是爾芙背后詆毀納喇氏,這各個府邸的妻妾暗斗,既不是秘密,更不是偶然特例,便是看上去再和睦無爭的深宅大院里,各種各樣的陰私事,亦是能說上個三天三夜,爾芙和烏拉那拉氏的關系如何,那更是不必說,納喇氏竟然能夠將一份入口的吃食交給烏拉那拉氏給自個兒帶回來,那她是希望爾芙是毫無戒心地開吃呢,還是讓爾芙不顧情分地將這份吃食丟出去……

  不管怎么選擇,好像都很難盡善盡美吧!

  選擇前者,爾芙必然要承擔著各種各樣的風險……

  選擇后者,那本來就岌岌可危的姐妹情,似是登時就要分崩離析了……

  對于讓自個兒必須去面臨如此艱難選擇的納喇氏,爾芙又如何能夠有個好印象呢,豈不是情商感人,好在爾芙不打算選擇前者,也不打算選擇后者,她很自然地拎起烏拉那拉氏剛剛送上的點心匣子,打開外面系著的紅綢包裝,露出了里面整齊擺放的四樣小點心。

  她瞧著里面做成梅花狀的小點心,很是貪婪地深吸上了一口氣,笑著說道:“納喇氏的手藝,還真是不錯,聞著就讓人有種食指大動的感覺,只是這點心還是要熱著才好吃。”

  說著,她對著身旁伺候的詩蘭招招手,低聲吩咐道:“送去廚房熱熱。”

  烏拉那拉氏選擇親自送點心過來,她就是想要為難為難爾芙,也是想要試試爾芙的擔量,看看爾芙敢不敢吃下自個兒親自送來的點心,卻沒想到爾芙會玩這種拖延計策,不禁微微一怔,雖然很快就恢復了笑容,卻還是流露出了一瞬間的僵硬。

  一直用余光觀察著烏拉那拉氏神色的爾芙見狀,更覺得神清氣爽起來……

  如果不是場合不合適,她都有心要高歌一曲來慶祝慶祝了。

  不過即便如此,爾芙還是忍不住在心里哼起了小調,嘴角的笑容,也多了些真誠,很是耐心地繼續問著烏拉那拉氏去博爾康府上的經過。

  博爾康大人的小女兒齊布琛過了年才及笄,正是花骨朵似的好年紀。

  烏拉那拉氏也正是惦記著博爾康大人府上的這朵小白菜,這才死皮賴臉地和納喇氏套上關系,只是顯然結果并不如意,不然也不會爾芙才提起齊布琛的名字,便見她黑臉瞪眼的模樣了。

  爾芙見狀,看好戲的心情稍減,急忙追問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烏拉那拉氏聞言,便是一陣嘆息,她哭喪著張臉,語帶哭腔的低聲說道:“博爾康大人博古通經、學富五車,納喇氏秀出名門、更是難得的才女,二人的小女兒齊布琛自然不差,從小就跟著宮里出來的老嬤嬤學規矩、學治家,德容兼備,才情過人,不然妾身也不可能替咱們弘暉阿哥去相看啊。

  只是弘暉阿哥不懂妾身的苦心,竟然私下傳信給齊布琛,鬧出好大一個笑話來!”

  說完,她就又是一聲嘆息,顯然是被弘暉坑得不淺。

  爾芙在旁邊瞧著,瞧著烏拉那拉氏的眼圈兒都有些泛紅了,便知道這事兒不假,忙安慰道:“你也別太著急了,還是要給弘暉點時間,他是太想念他的親額娘了,這才不能接受妹妹的好意。

  當初我就是考慮到了這一層,怕他心里有隔閡芥蒂,這才拜托德妃娘娘幫忙想看。

  不過娘娘到底年紀大了,精力不濟,操心宮里那攤事就夠她忙活了,哪里還能分出精力來操持弘暉的婚事呢,我本來想著你是他的姨母,關系更親近些,卻沒想到這孩子連你都防備著呢!”

  烏拉那拉氏心里暗暗咬牙,暗罵爾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面上卻不得不表現得更加悲戚戚的,連聲嘆氣道:“福晉姐姐,您說的這些理兒,妾身怎么可能不明白呢,只是這件事容不得妾身不著急啊。

  您瞧瞧弘暉阿哥轉眼就到弱冠之年了,這像咱們這樣的人家里,哪家哪戶不是早早就替阿哥們想看人選,但是現在咱們這還沒有個一定,要是再錯過了今年的選秀,豈不是就要從那些撂了牌子的秀女里挑選了,豈不是讓別人看著笑話么!”

  爾芙表示瞧著烏拉那拉氏這副熱鍋螞蟻的模樣太有趣了,更肆無忌憚地說起了風涼話,話里話外,竟是將自個兒摘出了這件事,笑瞇瞇地提著不靠譜的建議,道:“要讓我說啊,你就是忙糊涂了。

  你說這天底下還有比選秀時候更適合相看人選的時候了,這歷屆選秀都是由德妃娘娘和宜妃娘娘等幾位宮妃操持,到時候求娘娘把秀女名冊借給你看看,豈不是什么都有了,再說就算是你一時選不出特別合適的,不是還有娘娘和四爺呢,再不濟,還能求皇上指上一門親事呢!”

  說完,她就捏著一枚蜜餞,送到了嘴里,美滋滋地露出了一個舒坦的笑容。

  烏拉那拉氏聞言,雖然很想反駁,但是她現在不過是弘暉的姨母,且僅僅是府里的側福晉,根本沒有資格和立場去反對爾芙的這些建議,被爾芙氣得牙根都癢癢了,卻不得不滿臉堆笑地點頭稱是。

  爾芙就這樣故意裝作不知道烏拉那拉氏的身份,借著弘暉要議親的這件事,說著各種讓烏拉那拉氏堵心的話,別提多痛快了。

  而反觀烏拉那拉氏,那簡直就是快要被爾芙氣出內傷了。

  就在她即將控制不住情緒,想要掀桌翻臉的剎那,門外響起了弘暉求見的通稟。

  “咦,這孩子怎么也過來了呢!”爾芙也很是驚訝于弘暉的突然出現,不禁喃喃自語著,但是很快她就壓下心里的好奇和揣測,擺手示意身側伺候的詩情去領人進來了。

  打從烏拉那拉氏被病逝那年的元宵夜宴過后,她已經許久沒見過弘暉了,倒不是爾芙故意對弘暉避而不見,而是弘暉將自個兒整個人封閉在了春暉閣里,連年節慶典時候的闔府晚宴,也從來沒有出席過,更別提過來給自個兒請安這種無關輕重的小事兒了。

  爾芙瞧著眼前足有一米七高的小伙子,一時竟有些不敢認了。

  弘暉身著鴉青色的長袍,打扮得頗為老氣,頭戴瓜皮小帽,帽檐兒還鑲著一塊晶瑩剔透的翠玉,他對著爾芙簡單地一拱手,臉上寫滿了不耐煩地敷衍道:“弘暉見過嫡額娘,嫡額娘吉祥。”

  爾芙也不糾結,點點頭,指著對面空著的位置說道:“坐吧,找我有事?”

  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指的怕就是弘暉這孩子了。

  只見弘暉端坐在爾芙對面擺著的那張官帽椅上,一臉嚴肅冷漠的回答道:“弘暉年紀還小,加之親額娘才過世沒多久,弘暉還不想談及親事,所以希望嫡額娘能夠不要再多管閑事了!”

  多管閑事……

  爾芙只覺得心里陰影無窮大,面上卻仍然是那副淡然自若的模樣,似是深以為然地點頭道:“你說得也有些道理,我也是這么勸說你阿瑪的,只是你阿瑪覺得你這都十八歲了,甭管放在哪里都是要談婚論嫁的年紀了,加之三年一度的選秀就要開始了,總不能再拖過三年去吧,所以……”

  說到這里,爾芙的話音微微一頓,旁邊座位上的烏拉那拉氏就很是自覺的配合道:“是啊,四爺這話說得沒錯,弘暉阿哥,你都這么大了,可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隨著性子胡鬧了,不說旁的,就說你今個兒給齊布琛格格傳信這事兒,實在是有悖禮數,你怎么能連私相授受這種事都敢做呢,這要是傳揚出去,還哪有人家愿意將姑娘許配給你啊!”

  許是不管什么年代,這父母都有催婚的癖好,說起弘暉的婚事,烏拉那拉氏真是急得什么都忘記了,竟然直接說教起來,簡直就是忘記了她現在的身份了。

  她忘記了她現在已經不是原來的嫡福晉烏拉那拉氏,頂著烏拉那拉瑞溪的殼,但是弘暉可沒忘,如果是親額娘說教的話,不管怎么說,弘暉就算是心里不高興,卻也絕對不會做出當面頂撞的事兒,但是現在的烏拉那拉氏這么做,結果便有些不言而喻了。

  只見弘暉一張臉羞得紅里透黑,兩道濃黑的劍眉都快豎起來了,咬牙切齒地從牙縫里擠出了一句話:“這事兒就不勞烏拉那拉額娘操心了。”

  說完,他就蹭得站起身來,對著爾芙又一拱手,冷聲說道:“阿瑪那邊,弘暉會自個兒過去解釋,總之弘暉現在不想談論婚嫁之事,請嫡額娘不要再做這種無用功了!”

  “你真是太放肆了!”就在弘暉說完這句話,外面響起了四爺的聲音。

  >read3();>

  ←

  →

  >read4();>

    新思路中文網 www.yqfrni.live,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熱門小說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紅顏 魔天記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劍道獨神 網游之巔峰召喚 龍血戰神 大主宰 絕對權力 大道爭鋒 最強棄少 最終救贖 縱劍天下 武極天下 完美世界 劍逆蒼穹 異世傲天 驚悚樂園 龍組特工 絕世唐門 超級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絕世武神 奇術色醫 莽荒紀 神控天下 唐磚
報告章節錯了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架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清妾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清妾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河南快三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