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章:真實

作者:臭豬胖乎乎 作品:我能看見戰斗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yqfrni.live
  南山律界毫無征兆的繁忙起來,特別是界中各個禪院,更是直接受到了南山宗兩序執事的指派,要在兩日內在廟堂內布置法壇。

  面對這種莫名其妙的調派,南山律界的禪寺哪能心悅誠服,便想尋著關系找上南山宗。

  但在東序律僧亮出首座三堂的令牌后,這些布道南山律界的寺廟也只能拱手聽命。

  另外,本著物盡其用的態度,首座法川還讓這些懷抱意見的僧人當傳聲筒。

  將本屆機鋒禪會大改的消息帶到各個禪院,傳入掛單僧人的耳中。

  一時間,整個南山律界都在討論本屆機鋒禪會的變動。

  畢竟對大多數僧人來說,機鋒禪會就是個聽大德高僧對佛理或是正經辯禪的地方。

  以往能在機鋒禪會上發言的,只有大禪師、八派魁首佛子之流的人物。

  像他們這些次一級寺廟的優秀弟子,至多只能私下里找些同道辯禪。

  但周遭環境里所能找到的,不是佛法修為比自己低的,就是已經陷入業障無法走出的。

  久而久之,優秀的禪宗弟子便越發不愿意同禪寺的師兄弟相互交流了,更多只想自己思考。

  安靜修行倒也不錯,但大多數青年俊杰,哪怕是禪宗的青年俊杰,又有哪個不想站到哪個光耀萬方的臺上,讓佛國眾妙知曉自己對佛法的理解呢。

  本以為這樣的機會,可能要熬到大禪師境界,卻沒想到今次在南山律界便看到了盼頭。

  掛單的游僧們奔走相告,竟連大禪師的布道都不愿意參與,而是興奮得討論著若是能夠參加辯禪,自己該去說些什么。

  一時間,整個南山律界好似活了過來,眾生沒日沒夜的撰辯理經,想要在小范圍的禪會上大放異彩。

  南山宗的高僧大德原本擔心法川的提議太過突然,會讓已經習慣傳統機鋒禪會的僧人無法接受,卻沒想到僅是放出風聲,就讓參會僧人的情緒如此高漲。

  這也讓眾禪寺同東西兩序執事放下心來大展手腳,隨著一座一座法壇憑空出現,竟真有實現的預兆。

  而聽聞界中情況的法川卻是喜憂參半,自己的臨時想出的補救之法能得到肯定自然高興,只是兩百道禪機辯題卻不那么好寫。

  轉頭看看青燈邊上壘起三層的小卷,法川的臉上不由得露出苦笑。

  ……

  南山律界黃墻外

  兩個小和尚站在巨大拱圓的門旁,身前拄著寫有法川兩字的木牌,有氣無力的張望著出入律界的僧人。

  南山宗說大很大,說小也很小,特別是今年扣心擂剛過,圓相、圓性的模樣依稀還有人能夠認出來。

  所以即便兩人的行為如此奇怪,也沒有多生疑心的,即便好奇上前詢問的,在得知這是法川首座要讓他們接故人后,也就不再多問了。

  “法川和尚還真是我倆的貴人。”

  四下無人,唐羅悄悄給云秀傳音道:“他改動這個機鋒禪會的法子,倒是大大方便了我們。”

  乖巧扶著木牌的圓相小和尚頭也沒回,悄悄傳音問道:“這是怎么說呢。”

  “你想啊,若是只有一個主殿辦會,那么東序下屬的執事僧只要保護一方會場就好了,現在變做兩百法壇,便會大大加重東序執事們的符合,這會大大方便我們查閱經書呢。”

  ……

  兩日后,南山律界

  在東西兩序執事同界內禪院的配合下,短短兩日時光竟真立起兩百法壇。

  這也讓受邀的四千八百六十四寺弟子,同八方佛國遠道而來的游僧更加期待這場別開生面的禪會。

  相較于傳統禪會只需要進入正殿然后聽高僧大德立論、激辯的流程不同。

  這次的機鋒禪會將會有兩百道深淺不一的論事,所有前來參與禪會的僧人,都能選擇自己感興趣的題目進入對應的法壇。

  只要通過試論,便能參加法壇中的機鋒禪辯,若表現出色,便能最后入席律界浮屠巔頂的,論道禪辯。

  今日便是放題里,數都數不清的僧人聚集在律宗山門前,等待著試論題目。

  ……

  南山宗內門,首座禪院

  堆滿書桌的經卷中,埋著滿臉苦澀的西序首座。

  筆桿又一次折斷,金帛上的弧形墨跡好像在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兩日時間想出兩百道試論,這樣工作的難度,竟比戰斗廝殺更加艱難。

  一開始自然是輕松的,法川引經據典,隨手撰寫出的試論便立意高遠,卻深入淺出。

  其中一些他自己翻過頭看都滿意無比,覺得佛法修為隱隱有更上一層樓的態勢。

  可這種寫意,在完成第十八道,第二十道試論之后,便徹底沒了。

  再往后,他得要絞盡腦汁,才能寫出一兩道,勉強能看得過去的試論。

  然后就是煎熬,真正的煎熬,寫出的試論,不是太過艱深,就是晦澀難懂。

  進度一下子從飛速變成龜速,且有越來越慢的跡象。

  當法川寫到第八十道試論時,便已感覺到慧力枯竭,提起筆來識海便會翻騰。

  他明白,這是靈識枯竭的跡象,他再也寫不出更多的試論了。

  “終歸...還是失敗了嘛。”

  攤開手掌,任憑筆桿的碎屑從手心中滑落,法川痛苦閉上眼。

  這場轟轟烈烈的改變,終是因為自己的無能...失敗了!

  “呼”

  法川長出一口氣,將面前金帛卷成一堆放好,正待站起身形,卻看見禪院大門突然向外掀開,陽光照亮昏暗的禪房。

  西序三堂長老手捧經卷站在門前,笑著朝禪房內的法川笑道:“法川師弟,今日可是放兩百法壇試論的日子,你怎么還在禪房里啊?”

  金帛脫手,法川彎腰揚頭僵在原地,顫聲道:“三位師兄...”

  “調動人手,改變禪會這樣的大事師兄們幫不上你,但立論出題這種小事,吾等還是能出一分力的。”

  堂主大和尚捧著經卷笑道:“眼下離放題還有些時間,師弟不如看看師兄們寫得試論,看看哪些合用?”

  在曾經的首座法川看來,三堂便是養老的地方,說是研究經典,不過是些拿著律宗經費揮霍的米蟲。

  可在這危難之際,卻是這樣三位他看不上的家伙伸出援手,這讓法川隱隱明悟。

  或許無用之用,方為大用!

  ……

  南山宗放題

  兩百小和尚自山門魚貫而出,手中或是金帛,或是竹卷,在山門石階上依序站好。

  時辰一到,抖開經卷,兩百道試論便映入山下無數佛門弟子眼簾。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不空如來藏是空還是不空?”

  “心外無法,滿目青山,何故?”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云萬里天,如何頓澈自性光。”

  “問當今禪宗,是何形勢,當今佛子,如何以待,才可宗風大濟,登渡彼岸,誰能得見,道出來?”

  二百道試論,包含道、法、自信、見識、禪機、智慧、眼界。

  堂皇出現在眼中之時,竟讓人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同樣是研讀佛經,卻未曾有人做過這樣的思辨,如今只是看題目,便讓人覺得受益匪淺。

  原本在僧人的預想中,當放題日到來,他們該以最快速度將踢選擇,然后去對應法壇試論。

  因為越早去做試論,論點沖突的可能便會越小,成功晉級的機會也就越大。

  只是面對這二百道南山宗高僧大德的試論,眾人卻生出不想走的念頭,只想看一些,再,看一些。

  云端之上,西序首座同三堂長老看著底下僧人癡醉的目光微笑頷首。

  首座法川扭身對三堂長老拱手謝道:“若非三位師兄伸出援手,法川險些辜負八方來客,請受師弟一拜!”

  “師弟何須多禮。”

  堂主大和尚將躬身的法川扶起,嘆道:“師弟想出這樣的法子,也是為了律宗千年的清譽,吾等同時律宗僧人,哪能只讓師弟一人辛苦。”

  “堂主師兄說得對。”

  西堂長老笑著附和道:“這些日子師弟將自己關在禪房中,為兄真怕你急出個什么好歹來。”

  “慚愧慚愧。”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

  堂主大和尚擺擺手道:“要知道后山還有最重要的一群賓客沒有安排呢!”

  分割法壇,目的是為了減小衍善那篇禪機佛偈的影響力,所以整改的這兩天誰都沒有通知過那位寶相莊嚴金身羅漢佛。

  眼下木已成舟,米已成炊,即便衍善再有不滿南山宗也兜得住,只是這關系嘛......

  首座三堂相互看看,最后還是法川咬牙道:“三位師兄這些日子立論辛苦,邀請衍善羅漢,講明法會變動之事,自然要由師弟來辦!”

  “如此,甚好!”

  聽聞法川愿意接過這個燙手山芋,三堂長老忙不迭的點頭,然后化作遁光消失。

  衍善注定會成為佛國的一方巨擘,今日之事,必然會成為心中的一根刺。

  此種因果,即便是律宗三堂這樣的存在也不愿意承受,法川能夠挺身而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阻止正確,哪會沒有代價。

  ……

  南山宗后山禪院

  首座法川帶著忐忑的心情敲開衍善休酣的門庭,從院中走出的寶相莊嚴金身羅漢佛仿佛天人謫仙,若琉璃般剔透的肌膚反射著慧光,耀眼得讓人睜不開眼。

  僅僅是遠遠照見,便讓法川生出一些愧疚,他明白衍善那紙佛偈的價值和正確,只是它不能出現在本屆的機鋒禪會中。

  因為那必然會引起整個佛國的震蕩,只是這種事,自己清楚,對方又哪能不明白呢。

  可他就是敢不顧自身,不計榮辱,要將這現實昭告佛國。

  相較于衍善的勇氣,自己這位南山律界的首座大禪師,反倒像個齷齪卑劣的小人。

  等衍善走到近前,法川將斟酌半響的語句說出:“衍善羅漢,因為本次參加機鋒禪會的人數太多,所以本座在城中設立了法壇,并出了深淺不一的試論辯題,好讓遠道而來的弟子能夠參與到機鋒禪會中來...”

  因為心虛,法川從始至終不敢直視衍善的雙眼,因為他知道,這樣的借口,實在太過拙劣,他心底的想法,在這片光亮中根本無法遁藏。

  或許下一刻,這位無相禪寺的頂級佛子便會開口譏諷、揶揄,那自己便受著吧,舍去這張皮面不要,只要讓衍善撒氣便好。

  法川是這樣做得心里建設,或許是太過心虛,所以他沒有注意到,隨著他的講述,衍善的雙眸越來越亮。

  “禪師不愧南山宗大德,如此整改,能讓機鋒禪辯不再是只屬于禪宗頂層佛法的思辨,也讓初得慧果,慧境迷途的弟子能夠有辯禪思法,機鋒頓悟的可能,若是日后機鋒禪會能沿襲禪師創舉,定能造福八方佛土,萬千禪寺!”

  衍善語氣真誠,對機鋒禪會的改動大加贊賞,好像渾不在意自己被邀請到了律界浮屠,那嘔心瀝血的禪機佛偈無法廣達世聽。

  “衍善羅漢不怪本座?”

  法川奇道。

  “大禪師在做正確之事,衍善何怪之有?”

  衍善笑答道。

  “......”

  越是如此,法川心情越是復雜:“衍善羅漢,您那機鋒佛偈很是正確,但確實會動搖佛國根基,還望羅漢能夠收回成命。”

  “大禪師。”

  衍善笑笑道:“真實之所以是真實,那是因為即便你我不提,假裝不知道,甚至掩埋阻擋,它還是在那兒。終有一日會被發現,或早,或晚,而已。”

  ……

  隨著南山中放出兩百道試論題,南山律界就徹底熱鬧起來。

  一直守在城外的唐羅將寫有“法川”二字的牌子一丟,便牽著云秀直奔律界浮屠去。

  要不怎么說藝高人膽大呢,劫持了兩個小和尚,還潛入佛國“律”派魁首的南山宗。

  一路上錯身而過的,全是佛國各個禪院的頂尖弟子,那好奇大量的目光如刀剜過,讓云秀這個易容大師心慌得不行,生怕露出什么破綻被看出來了。

  反觀唐羅,就能昂首挺胸,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在路中央,旁的和尚望過來,甚至能回瞪過去,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可偏偏就是這幅高調到極致的做派,硬是沒有惹起任何注意,讓兩人晃晃蕩蕩地走到了律界浮屠跟前。

    新思路中文網 www.yqfrni.live,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熱門小說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紅顏 魔天記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劍道獨神 網游之巔峰召喚 龍血戰神 大主宰 絕對權力 大道爭鋒 最強棄少 最終救贖 縱劍天下 武極天下 完美世界 劍逆蒼穹 異世傲天 驚悚樂園 龍組特工 絕世唐門 超級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絕世武神 奇術色醫 莽荒紀 神控天下 唐磚
報告章節錯了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架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我能看見戰斗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能看見戰斗力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河南快三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