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創造奇跡的男人!

作者:地球至強男人 作品:強悍人生江楚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yqfrni.live/
  江楚來到總裁辦公室的門口,正要敲門,門卻突然從里面打開。

  安月溪從里面走了出來,不過左右各有一個警察,看那樣子,好像是要被帶走!

  “發生什么事情了?”看到這一幕,江楚頓時臉色凝重的問道。

  “你怎么來了?這里沒有你的事情,回去吧!”安月溪看到江楚,不但沒有好臉色,反而有些不耐。

  “有什么事情說出來,我可以幫你!”江楚上前抓著安月溪的手,臉色認真的說道。

  安月溪猛然被拉住小手,不禁微微一愣,然后猛然掙開,怒道:“以后不準再碰我,不然我饒不了你!而且你一個廢物,能幫我什么,快走!”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男警問道:“這位先生是什么人?”

  “我公司的員工。”安月溪說道。

  “我是她老公!”江楚幾乎同時開口了。

  “老公?”那男子聞言,臉色頓時冰冷起來:“你老婆涉嫌生產銷售假藥,導致有人因此中毒,現在我們帶走調查,另外,請你保持24小時開機,我們隨時可能會找你協助調查!”

  “生產假藥?”江楚微微一驚,然后連忙問道:“這位同志,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以江楚對安月溪的了解,她并不是那種黑心商人,生產假藥這種事情斷然是不會做的,所以才這么說。

  “誤會?我們局長的兒子,就是因為用了你們的產品,現在送到了急救室,你說有什么誤會?”另外一個男子也冷笑起來。

  “什么?局長的兒子中毒了?!”江楚臉色大變,這事情是真的大發了!

  “哼!”那兩人冷哼一聲,拉著安月溪就往外走。

  安月溪沒有爭辯,配合的跟著警察向外走,不過臨走之前,她對江楚道:“你趕緊離開吧,這里沒你的事情,這件事你也不要管,清者自清。”

  雖然語氣很冷,不過江楚卻是感覺到了其中的一抹關心。

  而且她之前說自己是公司的員工,很顯然不想讓自己卷入這個是非當中。

  江楚心中一暖,笑著說道:“嗯,我知道了,不過你放心,你很快就會出來!”

  安月溪聞言,微微搖了搖頭,顯然不相信江楚的話。

  江楚卻是沒有繼續解釋,轉身就往外跑去,他要去醫院。

  現在局長的兒子病危,他首先要救人,然后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只有這樣才能夠救出安月溪。

  要是讓那男孩死了,這件事恐怕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江楚打聽了一下,中毒的女孩被送到了第一人民醫院醫院,于是連忙向那邊趕去。

  …………

  ……

  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

  此時,門口正圍著一群人,他們臉上全都充滿了焦急。

  “安安,我的安安啊!他還這么小,怎么就遭這樣的罪啊!”一個婦女一邊叫著一邊抹淚。

  “媽,你不用擔心,現在全市最好的專家醫生都在里面給安安治療,安安肯定不會有事的!”旁邊一個面直口方,充滿了威嚴的中年男子安慰道。

  不過他的臉色也不好看,眼中隱約有怒火閃現。

  這個男子,正是公安局長胡軍,那個婦女是他的母親柳翠蘭。

  江楚剛到就看到了這一幕,他走上前去,問道:“阿姨你好,胡局你好,請問孩子現在怎么樣了?”

  “你是什么人?”柳翠蘭不耐煩的道。

  江楚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如實答道:“我是安月溪的老公。”

  “什么?你就是那個賤人的老公?!”

  聞言,柳翠蘭頓時跳了起來,雙目噴火的瞪著江楚:“兒子,快講這個人抓起來,我要他們為我孫子償命!”

  “我女兒吃了平安藥業的補腦口服液,就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要是她有了三長兩短,我絕對要你們平安藥業關門!”

  胡軍并沒有那么沖動,不過他臉色陰沉,身上散發出一股攝人的威勢,顯然心中也是暴怒。

  “平安藥業一直都是合法經營,這其中也許有什么隱情……”

  江楚想要辯解,不過還沒有說完,就被柳翠蘭粗暴的打斷。

  “隱情?!什么隱情?!就是你們公司生產假藥害人!你休想逃避責任,你們這些人渣一個都跑不掉!”

  見對方情緒激動,江楚明白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于是說道:“要不讓我看看安安?”

  “看什么看?你這個人渣離我孫子遠一點!”柳翠蘭怒目圓瞪,恨不得撕了江楚。

  被人一口一個人渣叫著,江楚也有些生氣,不過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我懂一些醫術,也許能夠幫上忙!”

  “你是醫生?我看你是騙子還差不多!人渣!我撓死你!”柳翠蘭說著,伸出長長的指甲,就要向江楚的臉上抓去。

  江楚微微后退了兩步,就輕易躲開。

  “好啊,你還敢躲,我看你今天能跑哪里去……”柳翠蘭不依不饒的道。

  她還要再向江楚撲去,手術室的門突然打開,幾個醫生從里面走了出來,為首之人是醫院的院長梁寬。

  “梁院長,我孫女怎么樣了?”柳翠蘭見狀,也顧不上江楚,連忙向梁寬問道。

  梁寬搖了搖頭,臉色有點難看的道:“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什么?我的安安啊!”柳翠蘭渾身一軟,差點癱倒在地。

  胡軍見狀,連忙上前扶住,讓她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然后抬頭看著梁寬,沉聲問道:“梁院長,請你說清楚一點?”

  “胡局長,安安確實是中毒,而且毒性發作非常快,我們想盡了辦法都無法阻止毒性的蔓延,以安安這情況看,恐怕堅持不過十分鐘……”梁寬一臉苦澀的道。

  “中毒?我殺了你!”柳翠蘭聞言再度跳起向江楚撲去,張牙舞爪,幾近瘋狂。

  “媽,這件事我會處理!那些生產假藥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胡軍連忙攔住,不過眼中充斥著無盡的戾氣。

  他是公安局的局長,兒子因為假藥中毒,他豈能不怒?

  “江神醫?”梁寬這才看到江楚,頓時眼前一亮,他幾步來到江楚身前,語氣激動的道:“江神醫,你來了!”

  “神醫?”看到梁寬的態度,胡軍和柳翠蘭全都愣住了。

  “他真的是醫生?”胡軍皺眉問道。

  “是的胡局,江神醫醫術高明無比,有他在,安安也許有救了。”梁寬連忙說道。

  江楚再度開口問道:“胡局,我能不能進去看一下?”

  胡軍臉上滿是遲疑,江楚太年輕了,全市的專家全都在這里都治不好,江楚一個毛頭小子能治?

  見狀,江楚不禁有些著急,現在時間就是生命,可耽誤不得。

  江楚深吸一口氣,再度勸道:“梁院長的話你也聽到了,安安現在情況危急,如果不及時救治,撐不過十分鐘,何不讓我一試?如果救不回,你再抓我不遲,如果救好了,豈不是皆大歡喜?”

  “好,我就讓你試試,不過我要在旁邊看著!”胡軍猶豫了片刻,然后咬牙道。

  梁寬頓時松了一口氣,連忙帶著江楚、胡軍等人進入搶救室。

  此時,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躺在病床上,臉色青紫,口吐白沫,氣若游絲。

  江楚也不遲疑,直接施展了九宮回陽針!

  安安現在生命垂危,他必須先保住小男孩的性命。

  就在這時,人群當中一個老中醫駭然叫道:“九宮回陽針!竟然是失傳兩千年的九宮回陽針!”

  “什么是九宮回陽針?”胡軍忍不住問道,梁寬也側耳聽了起來,他也不懂。

  “這針法據說是扁鵲所創,具有起死回生之效……不是吧,他的針法竟然變成了太乙神針!他竟然同時擁有兩種神針針法?!”

  那老中醫剛解釋了兩句,卻見江楚手法一變,竟然再度施展了陰陽太乙針,不禁再度驚呼起來。

  “我何百鳴生之年,竟然能夠看到兩種失傳的針法,死而無憾,死而無憾啊!”

  那老中醫熱淚盈眶,崇拜無比,灼熱無比的盯著江楚的每一個動作,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這是神跡!

  這是奇跡!

  看到何百鳴的態度,胡軍的心里不禁升起了希望。

  看來這個江楚,還是有些本事的。

  連續施展了兩種針法之后,江楚的臉色不禁有些發白,額頭上都出現了細密的汗珠。

  不過江楚并沒有理會這些,他的動作不停,開始伸手在小男孩的胸腹部位不斷推拿。

  他時而用力按,時而輕輕的推,時而拍幾下,手法變幻之快,讓人目不暇接。

  “嗚哇!”

  突然,小男孩張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安安!”胡軍和柳翠蘭全都大驚,就要撲上去找江楚拼命。

  “胡局別急,安安她吐出的是毒血!”何百鳴連忙攔住,“江神醫的治療有效了!”

  “你們看,他的心跳開始恢復,其他指標也逐漸正常……”梁寬也指著監控儀器說道。

  見狀,胡軍才松了一口氣。

  “他沒事了,剩下常規治療,補充液體和營養就可以了!”江楚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說道。

  “謝謝你,謝謝你江神醫!”胡軍由衷的感謝道。

  “謝什么?要不是他老婆黑心賣假藥,我孫子怎么會這樣?”柳翠蘭怒道。

  “你孫子確實是中毒,不過不是因為吃了假藥……”江楚搖了搖頭道,“他上午是不是接觸過一種紫色的小花?”

  “紫色小花?我和她在花園玩的時候,看到一朵野花很漂亮,就摘下來給他玩,你問這個干嘛?”柳翠蘭疑惑的道。

  “那紫花應該是綾羅花,安安早上應該吃了雞蛋……綾羅花和雞蛋都沒有問題,但是兩者結合,卻會產生劇毒!”

  江楚說的篤定無比,而且說到綾羅花的時候,他的眼中閃過一抹亮光。

  靈草!

  那紫花絕對是靈草綾羅花!

  “什么綾羅花,我怎么從沒聽過?我看你是胡說八道!”柳翠蘭不信。

  “你們拿他的嘔吐物檢查一下就知道了。”江楚說道,這件事關系到平安藥業的清白,不能馬虎。

  梁院長不敢怠慢,連忙讓人將安安的歐嘔吐物送去了檢查。

  很快,梁院長重新回來了,他的手里拿著檢驗報告,臉上滿是怪異。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強悍人生江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強悍人生江楚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河南快三走势一定牛